<dd id="u83m9"><address id="u83m9"></address></dd>

  • <nav id="u83m9"></nav>
  • <form id="u83m9"></form>
    <dd id="u83m9"></dd>
    1. <center id="u83m9"></center>
      1. <nav id="u83m9"><optgroup id="u83m9"></optgroup></nav>

      2. <sub id="u83m9"><table id="u83m9"></table></sub>
        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 > 田園文學
         田園文學
          博長之歌
          文化理念
          宣傳片
          團隊文化
          董事長言錄
          田園文學
        服務熱線

        博長控股辦公室
        電話:0738-5362702
        傳真:0738-5362702

        冷鋼銷售部
        電話:0738-5362809
        傳真:0738-5363218
        網址:www.sinoyan.com

        冷鋼采購部
        電話:0738-5362693
        網址:www.sinoyan.com

         

        鴻雁飛飛

        文章作者:錢志龍 來源:博長報 發布時間:2013/12/11 瀏覽次數:1051
         

           “鴻雁,鴻雁,飛飛,飛出一字;鴻雁,鴻雁,扯扯,扯成人字!贝遄痈咛幗浶械难汴,一下子將我們的目光帶進冬天。一首童謠,二句詞,反復吟詠,高分貝的音量放大了一群孩子的驚喜……

        回想中,是雁陣為童年捎來冬的消息,如今誰又來拉開冬天的序幕呢?換一個角度,改變一下思路,或許能找到答案。

        步行街出口有一個燒羊肉串的,是新疆來的。等我注意到他的存在時,冬天早就落得到處都是了。天空中不斷有葉子飛墜而下,像先行到達的候鳥,有些得意,又不無無奈。他近旁有幾個摩的司機,個個穿著厚厚的羽絨服跨在摩托車上,在等待生意的到來。這些人的冬天似乎來得更早,對冬天他們也更敏感,早早地就把羽絨服穿上了。他們的日子里總是有吹不完的風,冬天的風是個啥滋味,他們最清楚。這幾個司機的摩托車把新疆人圍了起來,整體上呈一個規則的半圓,他就是圓心。與這些司機比起來,賣羊肉串應該算悠閑的了,不必有那種焦急等待的表情,也不必有跟人搶生意的顧慮,前后一條街通到底,統共只有他一個賣羊肉串的。沒顧客的時候,他就守著他那一份悠閑,悠閑是一種表情,反映的卻是人的心境。若要說新鮮一點的,只有他頭上的那頂帽子,印象中那就是正宗的新疆人戴的帽子。這頂帽子就是他的招牌所在。他從不叫賣,喊話的活兒全留給那頂帽子去完成,看他那個得意勁兒,似乎對自己的帽子很有信心。我吃過他的羊肉串,而且不止一次,入口很鮮,很嫩,其余就全都是辣了,吃起來就特別過癮,也特別踏實。如果沒錯的話,他已經不是頭一次來了,以前他總是擺在一家大超市的門口,現在步行街最熱鬧,人氣最旺,他就換了地方。他從遙遠的新疆一路趕過來,我內心里總是很堅定地認為,他一定克服了許多不為人知的困難,也吃了許多說不出的苦,盡管他總是一副很悠閑的樣子,似乎已經找到了理想中的冬天。

        冬天并不獨歸于哪一個人。

        冬天,在這個小城里還有一個人,比誰都更悠閑。他是一名流浪漢,當“犀利哥”正串紅網絡的時候,我順便就把這個有點份量的稱呼安在他的頭上。要說比帥氣,他一點都不輸給“犀利哥”,可他的裝備明顯地不如人家,他身上只有一件淡紫色的夾克,一條淺綠色的單褲,另外還有一件白色的襯衣和一件雜色的毛線衣?吹贸,毛線衣是手工織就的,究竟是撿來的還是好心人施舍的,只有他本人知道。去年的整個冬天,他一直在我的視線里轉悠,他每天的工作就是義務檢查垃圾桶,看看有沒有可以吃的東西,一有收獲就往嘴里送。他的做法十分令人吃驚,動機卻十分地單純,就是讓自己能夠活下來。他是自由的,雖然一無所有,至少還擁有一個完整的自己,可以按照自己選擇的方式一路走下去,盡管他走的這條路并不為他人認可。他活在我們的生活之外,他只屬于他自己。冬天之后是春天,春天連著夏天,氣溫一路回升,不可阻擋地沖破了37攝氏度這條界線——我們人的體溫線。在炎熱的酷暑季節來臨之際,他就不見了,毫無聲息地從我們的視線里消失了,消失在無人知曉的時間。氣溫慢慢回落,慢慢地滑進了冬天,觸景生情,于是,又想起了去年,想起流浪中的他。突然,一個淡紫色的背影闖入了我的視線,不錯,是他,他又回來了,與冬天一同回來了。像一只離群落單的孤雁,他還是踅回來了。一切都是老樣子,仿佛什么都沒有變,只是把去年的那段時光打包搬了過來,把相同的時間再重復一次。但淡紫色的夾克更淡了,也更臟,左邊的那只袖子破損了,一副很受傷的樣子。在我生活的這座小城里,還有沒有讓他看好的冬天呢?去年好過,今年還會好過嗎?叫人真替他擔憂,盡管我的擔憂對他不起任何作用。

        不斷地有人像候鳥一樣飛入這個冬天。

        街頭賣紅薯的那個小伙子只是一個補充。他是鄉下來的,他烤的紅薯也是從鄉下來的,說不定還就是他自己種的。他在這城里租了房子,剛來的時候,他首先把一袋一袋的紅薯扛上樓,然后再把烤爐推出來。生火,加煤,上架子,這些事全部是他一個人完成,從未見過他還有別的幫手。他有點木訥,不怎么愛說話,每次見到他,他總是一言不發地在擺弄他的紅薯,要不就是兩手相握置于腹前,眼睛一動不動地盯著前面的馬路,神情像受了驚的樣子,對身外的這座城市他還需要時間來適應,畢竟這里不是他熟悉的那個鄉下。他的神態泄漏了他的心思,其實他不想站在這里,但是為了能把紅薯賣出去,他又不得不站在這里,有點被迫的意思?墒,跟去年相比,他又顯得老練、穩重一些了。這并不矛盾,人總是會變化的,尤其是他這樣的年輕人,變化往往更大,說不定到明年,他就能坦然面對眼前的一切了。他一共有兩個去處,兩處都在街道的拐角上,上午在這里,下午就移到另一處,程式基本固定不變,上午絕對不會出現在下午的位置上,同樣,下午在上午的地盤上肯定見不到他。他的主要家當就是那只烤爐,跟他的人比起來,烤爐要顯得魁梧多了?緺t整個安在一個鐵制的架子上,架子的長度足夠,這樣就有多余的長度擱下兩只塑料籃子;@子里是生紅薯,裝得很滿,兩只籃子一上一下豎著疊在一起。架子下面裝有輪子,再重也推得動,一推就走。那些輪子并不是固定的,在行進中可以隨意改變方向,移動起來相當方便。他為這個城市的冬天帶來了清香,從這股清香里隱約可以嗅出鄉間那份特有的清新,附帶一絲泥土的氣息。他出現在哪里,紅薯的清香跟著就彌漫到哪里。有時還未見到他的人,就先聞到那股清香了,幾乎是不可抗拒的誘惑。我沒買過他的紅薯,但是吃過。一次與人遛街,碰巧路過,在那股誘人的清香的提醒下,有人半開玩笑的說,請客吃紅薯。好,紅薯吃了好,眾人爭相響應。紅薯我以前在鄉下吃得多了,有時上學帶兩塊熟紅薯就是半天的口糧,早餐、中餐全在這上面。紅薯對我有養育之恩,感情基礎早就建立了。這個鄉下來的小伙子,在這個冬天幫我打開了那扇記憶之門。曾經的歲月在喉舌間復蘇過來,細細地咀嚼,久久地回味,忽然間發現這個賣紅薯的小伙子離自己是這樣近,他分明就是多年前的那個我。我仿佛又回到了鄉間的那片天空下,看鴻雁高高地飛過,手里握著那首二句話的童謠。

           “鴻雁,鴻雁,飛飛,飛出一字;鴻雁,鴻雁,扯扯,扯成人字!辟u羊肉串的新疆腦殼,一無所有的流浪漢,還有賣紅薯的小伙子,他們以各自的方式飛入這座城市,并把這里看作是可以落腳的天堂。他們不是單個的人,而是一起的,是一支隊伍,像雁陣一樣橫越這個城市的冬天。
        分享到:

        上一篇: 梵凈山驢行記

        下一篇: 感恩企業 珍惜崗位

        久久AV无码AV高潮AV喷吹,亚洲欧美日本国产在线观看18,久久这里只精品国产免费99热4,国产欧美在线观看不卡